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們現在談都在談那個防逃嘛!我們沒有談到另外的問題嘛!那如果你無限放大,我是這樣講,我必須站在律師的立場來講,那被告在討論他怎麼辯護的時候,事實上確實有一些所謂的灰色地帶,那如果在審判中,我們做辯護的準備的時候,增加了檢察官這樣一個權限,其實那個變數是非常非常大的,因為我們事實上對於如何為自己辯護的空間的那個彈性。

所以在偵查中因為是偵查不公開,那個判斷權在檢察官手上,法官他還沒有進入這個情況,那當然在審判中其實主導權在法官手上,所以我是覺得在這邊,是不是不要再開,先暫時不要開這個花?如果大家覺得說,串證是非常可惡的,非常嚴重的,那也應該在妨礙司法公正那邊處理而不是在這邊,忽然間只是為了要防逃,就把檢察官權利放大到審判中,這可能變成滿複雜的兩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