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附議一下黃委員的意見,還有周老師的意見,我想量刑包括兩個部分,一個是量刑的程序,一個是量刑的實體,所以他其實是兩個層次的問題,那因為我們目前量刑他其實是在57、59,然後感覺上程序上就是在最後,法官的一個比較自由的裁量,所以他並沒有比較一個嚴格的程序,所以我想剛剛周老師的意思應該是,針對某一些比較重大的案件,在量刑本身的程序上,應該要制訂一定的Procedure,比如說,是不是表達意見的機會,或者是應該審酌某一些情況這樣,就程序上的檢討,那第二個才是我們剛剛提到的,就是我個人比較關心的這個部分是關於量刑的因子的建置,那這邊也同意剛剛黃委員提到的,您在做因子建置的時候,可能對於焦點團體的組成的成員,他可以更廣納不同的意見,那我們也可以理解說,量刑是一個很龐大的工程,所以是不是,我覺得應該是分階段的就特定比較,人民比較關心的一些案件來做量刑因子的建置,那當然組織犯罪條例您剛提到這些都重要,不過因為剛好呼應這個子題,我想更迫切需要的可能是貪污啦、財經啦、食安啦或性侵害和家暴,如果這幾個我們可以先做,我覺得已經非常功德圓滿了,因為這幾個真的滿重要的,那事實上他也是各位可以看到現在有時候一二審差異非常大,就是說一審法官判出來到二審,刑度突然減半或突然這個緩刑處分金變十分之一這樣子,那這個差距這麼大,就會比較引發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上的質疑,那我覺得如果有一個比較好的量刑的因子出來,那按照因子去量刑我覺得可以平復民眾的疑慮。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