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所以賴律師的意思是說在我們整個建置量刑的因子中去納入專家、公民團體,就很像剛剛那個黃律師也有提到,比如說就更生的立場等等之類。就是把它綜合一併考量這樣,好,我了解了。那個我可不可以講一下就說其實我當然知道我們這組沒有要討論死刑啦,可是如果要回應一般人的意見,我覺得大家最concern的還是到底什麼是教化的可能性,就我覺得這一點其實是所有量刑裡面造成民眾非常不能理解。因為其實就一般犯罪學或刑事政策的概念,教化可能性應該是說他的再犯的可能性,那他有沒有可能被社會復歸或者是更正、矯正這樣。而不是說他在殺人的當時有沒有教化可能性,可是我們現在看到感覺好像是說他在犯罪的當下有沒有教化可能性。那這一點要不要討論當然我沒有特別的意見,我只是說就人民來講他去討論量刑,他第一個想到的應該是跟他切身最有關的,還有整個輿論上面最關注的應該其實就是死刑的量刑。那我們是不是要,要把這個也請他去研議如果可以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