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有關量死刑的判決是處於量刑的一部分嘛,所以這個當然現在我們含量刑準則的建立,因為我們已經開了這個題目當然,而且也跟籌委會報告了。就這裡面去談到剛才講的教化之可能的定義或認知或者狀態。各種樣態的思考,這本來就在這個題目之內。

跟另外講的所謂的廢死,這是另外一個問題。那其實我那天有講了在籌委會上講的有委員提到,其實想到死刑的檢討,其實不只是針對死刑廢死與否,還牽到行刑的方式。我們現在是用槍斃的,雖然有打麻醉還是,那很多國家已經不用槍斃了來執行死刑,那要用改變其他方式。那因為我們現在議題已經沒有能力處理啦,所以除非有委員特別堅持那我們就要表決,不然我們還是要把我們的議題,因為總是有本末嘛,本來的議題就做不完而且我們已經,剛好我已經問了幕僚單位,我們各組已經沒有人決定加開議題到第六月了。本組是唯一最努力的已經決定要加開到六月八號了,所以我想請各位我們還是盡可能就說把我也期望各位大家留一點點時間,當然利用六月八號最好我們過去的已經做的決議也可以稍微再去review一下,就我希望我們的決議力求周全啦。在我們送到正式我們的分組會議結束前,正式送到國是會議之前,我們都還可以作為稍微做一些稍微維修嘛,那甚至還可以再調整,必要再表決都可以。我是希望說我們不應該在原則性應該不是太在開太多新的議題,而是把原有的議題力圖處理到比較周嚴,然後除了我們委員以外能夠在多方的徵詢我想各位都有,無論是法律人非法律人都有很多的社會關係,我們把它問到更清楚,那我們的決議真的比較具體可行而且周全。因為如果我們建議真的被執行,現在很多人擔心我們的決議不被執行。其實比較負責任的態度是來講,我們的決議真的被執行了,真的能夠幫助國家社會嗎?不要幾年後檢討原來就是我們的決議被執行了搞得國家更亂,司法更不被信任。那也不是不可能,因為很多決議是,我想各位看到有些組的決議裡面講的不清楚也引起很多的討論嘛,但他們其實也可他們可能已經在正行,可能也在考慮修復中吧,大概是這樣好不好?那有關這個問題那這個部分我們就剛剛照剛才那個原則,就說那有關教化之可能要如果要怎麼討論或大家的意見怎麼樣?來,李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