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說我不打算討論說死刑的存廢這個問題,我覺得這是一個要很長久的一個辯⋯⋯這是很長久以來的辯論,但是如果我們在這個量刑準則的建立之下,那我剛剛的意見是想說我們是不是要把他限縮為教化可能性這個因子。就是說關於死刑的量刑基準要考量的因素,那這是不是用這樣一個比較概括的一個標準,因為教化可能性他到底能夠具體化到什麼程度,那適不適合做為,有沒有辦法有沒有教化可能性到底是不是能夠一個做出客觀鑑定,有沒有辦法被重複檢驗,我認為本身就是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