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這個問題如果我們只針對死刑那個問題又很大啊,因為光因為我們量刑準則現在是說,針對量刑的部分,希望司法院給他三個原則五個原則去做好量刑準則嘛,像剛才講的就說要考慮被害人的意思意見,要考慮公民團體、專家證人,那這是原則性的這個,並沒有針對某一個罪、某一個特別的刑事罪名。

那這個當然這樣OK,如果我們針對某個罪名,那就會一定會很複雜嘛,因為那就因素就很多了而且還要請他提供資料庫的資料,我們那就變成我們要變成一個類似那個案子的那個罪名的座談會的針對,那可能就很細節了啦,那如果大家覺得說真的因為教化的可能這個當然是很主觀啦,就我想每個人都有生活經驗嘛,就每個人你覺得這個人能不能改變或在任用上,在各種工作包括像你要不要離婚都是牽涉你對他,你覺得你能不能改變他嘛。那這都很主觀啦,這我覺得其實教化的可能的認知其實是很主觀的啦,那我們要很能不能討論透過討論溝通一定會有幫助,那這個在司法院的量刑準則裡面已經會考慮到,就死刑的刑度、她的樣態一定會有。這個我想應該是資料庫裡面是可以做到這一點。那我們要特別在討論這一點嗎?如果只針對,如果只說教化當然不然我想我們就要可以,來陳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