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們現在的現狀只是讓被害人表示意見,並沒有讓他及時的辯論,那這個部分呢其實我同意的是剛剛賴委員講的,其實他應該是所謂定罪跟量刑,如果真正要落實量刑辯論,應該是定罪跟量刑要兩階段,所以司法院應該去研議是定罪跟量刑兩階段審理之可能……的可行性。那在量刑辯論的程序中,應有被害人之參與,因為有被害人的參與……被害人的參與,而參考被害人的這個參與辯論啦……辯論……參與辯論,那我覺得這個才是會真正的去落實到那個辯論的部分。

那關於說你量刑……關於說其他的社會及心理調查報告的作成,或是說其他量刑因子,應該那個是在辯論當中要提出來的,對,辯論當中要積極督促說,因為我們其實在刑事上……刑法上我們在辯論的時候是一造是檢察官,一造是被告跟辯護人,那現在讓被害人再參與,那被害人其實變成是檢察官、被害人一起作量刑的辯論,讓他也可以做一些提供一些資料跟意見來作辯論。那他提供的意見裡面,其實就要去斟酌到有關現在提出來的其他的量刑因子啦。

那我個人會去認為……我不反對說關於說調查報告有關要提出一些有關那個關於心理調查、社會調查報告,或是關於一些其他有關貪污犯罪、財經犯罪等等等的這些⋯⋯一些量刑因子啦,那其實這些量刑其實有些應該包含在五十七條裡面了,這個只是提出他的依據,關於量刑在五十七條裡面可能那些的依據,來給法院作量刑上的參考,在辯論的時候就要提出來,它這是資料、這是資料。就是說這個資料是由誰來提?由法官主動去做調查,還是由辯論者當事人提出來?這個是不是要在這裡提到,還是只是說我們的量刑因子裡面可以去考量這些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