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在現行實務上其實專家證人在量刑上,我個人認為也是可行的啦。那因為我的前提是說,當它是二階段的時候,有量刑辯論這一個程序出現的時候,我只能講,賴委員講的這些其實很多會出現啊,落實辯論的時候可能會出現的。因為現在現行法上因為我們只是做關於對量刑上……科刑有什麼意見,法律用語的對科刑有什麼意見,那其實這一個部分其實因為還沒有定罪,那個科刑的意見都很空泛,就是說很空泛,或是沒有做確實的辯論。

那所以如果要落實這個,其實一旦是兩階段程序可以切開了,然後在量刑辯論的時候,其實本來就會提供很多的資料,大家來做辯論,那當然如果說,如果說怕說可以把它列進來說,這一些都可以作為量刑的因子,甚至引進專家證人的意見,其實我不反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