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這個題目某一個程度變成會涉及到律師的廣告,譬如說提供律師事務所的型態,我想法務部來介紹其實講難聽一點,他真的是有困難,他怎麼去介紹這個事務所?那事實上我們全聯會本來就有訂一個律師業務推展規範,所以有的事務所他可以自己發送簡介,或者用電子郵件等等,我們都已經有一個律師業務推展規範了,所以這個……我這邊也有範例,可以做一個參考。那實際上各個事務所現在也有的自己在做,有的事務所印得很漂亮的那個Date Line,都有印出來,甚至他也會去上網,或者都有。那只是說不能違反、超過這個範圍,所以我覺得某個程度讓法務部來做好像有了之後會造成一個誤會,欸?好像你法務部認證過了哦。現在很多市面上有什麼衛生署核可的,其實衛生署沒有核可他,只是他去了一個文號而已。所以這可能會造成某一個誤會,這是我要講的。

那第二個就是……麻煩再回到那個原來的那個張委員提案好不好?那這裡面,在譬如說他提到說,那個專業領域,我想法務部更難去做了。為什麼?我們全聯會也曾經也為了這個希望說每個律師自己做專長,那譬如說有人說我是家事,也有人寫說我全部都會啊。那你……我們全聯會能審查說不行,你不能寫全部都會,像我們在法扶那部分也是有這個問題,我們在法扶做希望律師做專業,也是讓他們去做篩選,那有的說他全部都可以,那你能不能說你不行?所以這個專業領域是讓法務部來做,那這個我是其實覺得有困難,這倒是屬於律師業務推展規範剛剛所提到的問題。

那如何訂立契約?其實一般來講當事人到事務所來談,那律師我們都會有一個……公會都會有一個定型化的契約會跟他簽嘛,所以這個應該基本上……需不需要法務部來做?我是覺得是有點奇怪啦。

再過來就是酬金,這個也就是張維志委員一直在MIC上一直在討論的。那這個東西某個程度我要這麼講,其實涉及到每個律師收費的隱私,今天我跟某個名人可能收的是比較高的錢,對不對?那同期我某一個人我收得比較低,他今天因為經濟困難,就像我在上面寫的一樣,他今天來找我辦一個案是有挑戰性的,我寧可費用少收一點,我都願意辦這個案子。那我公布出去之後,別人來找說,你那個人都收這樣,你為什麼收我那麼多?哇,我弄得沒完沒了。所以這個收費我們常常來講可以說是截長補少,有錢的人我們多收一點可以幫助我們去接其他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