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澄清幾點,我有個建議對這個案子,但我想先澄清幾點,尤其是對張委員,我知道張委員覺得很有挫折感,但我想特別說幾句話。第一個這裡面牽涉到一個市場資訊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政府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可以強制這個市場的參與者提供某種資訊,包括價格資訊,OK?我可以告訴各位為什麼律師不會喜歡在不是當事人來問的時候告訴你說我的鐘點費是多少錢,因為很多律師不喜歡被標價Level,OK?如果張維志委員你今天要有案子來找我,你問我說收多少錢我會告訴你,可是你沒有案子的時候我是不會告訴你的,因為我不喜歡被標價,OK?這裡面就有牽涉到職業尊嚴的問題,律師不是用價錢賣的,OK?這跟商品是不一樣的。政府可以要求律師標價嗎?我認為是不可以的。這後面是牽涉到律師真正的價值是在跟當事人的信賴上面,不是金錢是最重要的考量,OK?所以我希望維志委員不要再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