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Ok各位,對,4-1,就是那個,對對49頁。我想之前我們這一組的組長,就是顏厥安委員他其實已經有針對在要分訓這件事情,其實我們在內部已經做了非常多的討論,其實經過幾次會議,我們發現一般民眾其實對於檢察官跟法官,他們的一個工作以及他們比如說起訴書,還有後面的判決書,其實很容易搞混,然後我們其實做了很多的思考,這個搞混其實是人民不懂有法律的知識,還是長久以來台灣的一個法律制度所造成的一個結果,所以我們覺得我們很多的,包括我們說起訴書,當他開始偵查完畢,然後開始起訴的時候,他應該公布的這樣的一個,這個我們的建議,其實都跟這件事情有關。也就是說我們的司法的整個的體系,把這兩者,就是常常是要放在一起,其實會讓民眾就是,在無論是偵查庭,或者是後來的這個起訴書、還有判決書就很容易搞混。所以基於這樣的一件事情,然後同時也需要好好謹慎去考慮,一起訓練所有的一些負面的效應,包括陳法官,陳欽賢法官提到的那個問題。所以我們做了非常多方面的一個考慮,所以我們最後就是提出這個議案,希望能夠在受訓的,照我們改變新的一個晉用制度之前,應該要分開訓練;後來陳欽賢法官有稍微建議一件就是文字上面,就是後面那個分別在檢察署或者是在法院受訓這兩個地點,我不堅持,就是說大家可以討論,是不是後面分別在檢察署或者法院?還是說我們最重要其實是要強調他們應該要分開受訓,應該要慢慢去矯正,一般我們有的錯誤的印象,然後同時也讓不同的倫理、不同的一個工作的一個模式,能夠真的建立他獨立的行使職權的方式。大概就是我們提這個案子最重要的原因,請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