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案子我上次有提過,雖然主席是採是說,我們跟二、三、四一起討論,那我覺得他們畢竟還是有不同,我先講有關提案一的意見好了。我上次提過這個案子,很有可能只是對原案的附議,因為我們找了一個時間點說,我們在研擬一個過渡方案,就把之前時間再提出來然後做了一個切割,這切割可以無限延伸,我也可以再提一個案子說,我再提這個過渡方案的過渡方案,在還沒修正完畢之前,我們先照原制實行。這個其實已經是顛覆了我們議事規則,如果這個案子可以這樣處理的話,第二組面對總統任命最高法院法官這件事情,他們就不用擔心沒有附議規則,他們只要再提一個過渡方案就解決掉了。我覺得我們無論如何,正人必先正己,我們還是要回到議事規則來討論,但是我很能夠理解為什麼會有委員提案說,希望能夠往,先提出這個案子他原始的目的是什麼?那我得這樣說,從一個追根究柢的想法,我的想法跟吳委員是有點像的,就分割不是最好的狀況,我上次就提過了,我們希望法官有多元的觀點,應該盡可能的納入不同的想法,我覺得任何一個專業的人士,不要說是法律人,他應該要有這個能力去區辨每一個資訊,不影響到他的專業倫理,最後贊成的方案是我們上次決議通過的,三合一或多合一的考訓方案,我記得我們上次在提的時候,特別去強調了說,尤其這個多合一或三合一的考訓,對律師團體有個幫助,除了能夠增加律師的公益性格,而且可以使得律師現在看起來比較蒼白無力的這些比較貧乏的職前訓練,可以因為三合一的關係可以再多給他們一些挹注,對於我們律師整體的實力提升也是有幫助的。所以我們才會接下來,接著去討論說好,但是問題是容訓量夠不夠大,薪資怎麼去發?所以我們最終做成了一個決議說,國家除了是發給薪資以外,也可以考慮提供貸款的方式來做,所以我們最終的走向是往多合一或三合一的方向去做,可是我們先提出了一個過渡方案,這個過渡方案既然稱為過渡,必須要能夠銜接兩端,他要能夠走到最終的目標去才是,可是我們現在是逆向行駛,我們先叫他分,然後再叫他合,一個總統任期才四年,估的多一點最多也才八年,分分合合這中間的立法成本跟各個機關的成本資本的浪費,其實我們很難想像,我建議我們這邊不能視同兒戲來做處理。我是57期、58期的講座,我也去了解過,為了要能夠配合我們上次的決議內容,司法官訓練所在明年刪掉120小時所內的研習時數,然後要求院檢單位去配合這個部分,人家已經在做調整,那我們既然已經要求人家說先調整成分訓、再調整成合訓,先做一次分訓修法,再做一次合訓修法,這其實已經不只是附議的問題而已,而且跟我們當初大家決議的內容,根本就是完全相反,我建議大家還是要審慎考慮,我們不要把這樣子一個國家制度的變革,當成是這麼輕率的來做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