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針對剛才,就是幾位委員提到說這是否跟我們未來改革的方向是背道而馳,那我覺得之所以我們之後,我們會很希望就是這個審檢辯三者其實是在一年的實習當中,就是說他們其實是能夠一起去進行這個實習的一個這樣的工作,其實這個已經蘊含一個前提就是說,顯然這個審檢,只有審檢兩個合在一起,這個其實就是對於顯然律師的這一部分就是說,這個就是我們之所以會有做這樣的改革,其實已經預設審檢合在一起去合訓,這件事情有一個不合理性存在,所以就是說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認為現在我們要過渡到另外一個新的制度開始,我們事實上就要把這件事情分開。就是說等於是,既使我們現在有這些階段,就是等於司法官學院要做一個階段性的改變,我覺得這個原則還是要抓住,就是說我們不希望比如說,如果這個審跟這個辯合在一起訓練,我們覺得怎麼樣?或者是說這個排列組合,那個就是因為我們已經不希望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所以我們才要做這個制度的改革。當然另一部分我覺得剛才有提到說,好像是這個合訓並不會有影響,就是他們的一個判斷。那這件事情其實在我們的提案說明其實已經很清楚去提出來,就是可能有兩方面的一個缺點:就是我們要承認一般的人的確有這樣子的一個誤解,可能是長期以來,我們欠我們台灣的民眾,他們認識司法上的一個很重要的關口,就是我們既然讓我們的民眾認為,這個起訴書就等於判決書;或者一般沒有辦法區隔兩者的任務,我覺得我們就是要針對這件事情要向民眾很清楚地去表態就是說這個是不一樣的,他們是不同的訓練,然後他們基本上我們希望社會能夠慢慢有一個真正的認識,從這幾點上面,我還是很希望就是說大家可以去想,就是說這樣子一個態度,國家用這樣的態度、這樣的訓練其實向社會傳達了我們什麼樣的一個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