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猜這個可能大家現在關心的就是說,那個區隔如果區分了,就是現在不同,現在馬上做決定的話,那好像那個區分到最後是不是就說,結果大部分人都是選擇法官、沒有人選檢察官等等基於這樣的顧慮倒過來說,他們應該要一起受訓。那我覺得這個是有一點本末倒置的,因為其實以德國來講,雖然他也有第二階段,他雖然先去實習,然後之後有第二階段的考試,你知道他訓練的精神只在於說他們分開到不同的地方去受訓,理由只是這樣。有可能他們受訓的比如說三個月在法院、三個月在檢察署,他們那個精神,重要是他們不是一開始是師兄師弟我們在哪邊,或者師姐師妹,我們在一個地方受訓,然後我們是同一種課程,然後到我們兩年受完訓之後我們再來去做區隔,然後結果再來做不同的訓練,我覺得這整個概念是本末倒置的,我覺得原來的精神只是要去強調說,他們有可能要熟悉法律,他們要受很多對於法院怎麼進行檢察的單位,怎麼去進行這些職務,他們要怎麼去受到相關的訓練,然後我們希望它分開的原因就是說,有可能他們課程還是非常的類似,就是實習的地方還是可能三個月在哪邊、三個月……可能也要熟悉不同業務的內容,只是他們不要在一起受訓,這個提案的意思指是在這裡,那有可能我們以後審檢辯三個也都一樣,有可能他們的課程也非常類似,三個都是去特定的地方,只是重點是不要有誰跟誰在一起合訓,就只有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