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覺得我們不要把話題扯遠了,因為我們已經從原來的本題談到李元簇部長,然後再談回到這個異族同婚的問題。我還是要強調原來這問題,剛剛顏老師講了一件事情,就是我們組織條例看起來文義上好像沒有規定要合訓,其實這件事情在當初司法官學院要重新改制,從司法官訓練所到司法官學院的時候,修法那個階段就討論過了,最終的定案就是說好用的學生,基本上是在司法官學院裡面合訓,所以他要改,一定要經過一個修法的程序。那我們這個案子上次通過了時候,是基於院部的建議,院部的提案,院部基本上我想呂秘書長也在,可以請教一下,剛剛有提到說考試院那一關會不會很難過,會不會一拖太久,我覺得基本上敢來這邊提案,應該是有做過先期的溝通,就請呂秘書長補充說明就可以。再說一件事情,就是如果我們今天真的過了這個案子,過渡時期採取過度案件請問這些相關單位,包含司法院、法務部、司法官學院、法官學院,他們接下來要做第一件是什麼?是全力推過渡案,還是全力推我們原來那個本案,他們在立法院要爭執主張什麼?我們全部先改分訓,爭取完成yeah提議成功了,然後全部再爭取改合訓,大家要考慮清楚像這樣子的要求,本身是不是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