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有一些事情是我的研究沒有做的,那我就不能講,因為那我研究根本沒研究那個問題,所以我不能去編那個結果出來。就在您剛剛提問的問題當中,剛我講的就先就警察的部分作回答,那個其實是在美國社會所產生的現象。台灣人民對警察的觀感在不同的人之間是不是有什麼樣的差別,其實data是有,就常青那一邊可以再跑一下,結論可以跟大家講,只是我那個時候興趣沒有放在警察上,所以我不太清楚說最後出來的結果是什麼。不過結果蠻讓人悲傷的就是,台灣人民對於警察的信任是高於法官跟檢察官的,這個是我那個時候唯一看到那個結果,心裡面比較難過的事情。那至於說誰或比較支持、或比較不支持警察他的社經地位對這件事情的影響,我不知道因為我沒做,不過常青那邊有data可以去跑跑看。那您問的第一個問題,學經歷對於最後的結論,他的影響是暫時而且間接的,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我剛剛講到有一個很重要的因子,那個因子就是那個人,他對於無罪推定原則,也就是對於定罪到底是誤放有罪的人好還是,誤這實在太饒口了,就是type one error跟type two error這樣講會比較快一點。就是他對於type one error跟type two error兩者之間的傾向,會因為教育程度而差別,也就是教育程度愈高的人,他事實上會比較不喜歡type one error就是他不喜歡誤判無罪的人有罪,那因此從教育程度他會影響到這件事情的看法,那影響到這件事情的看法會去影響到他最後在定罪的時候的資料,這個是我說他是間接影響的理由,但是我又說了,他有暫時性的影響,為什麼有暫時性的影響是說,他們的態度在群體討論前後是不一樣的,就是deliberation就是群體大家聚在一起討論,這個事情的功效其實蠻大的,也就是說因為我們在他們開始進行討論以前,已經要他們先投一次票了,就是你認為他是有罪還是沒有罪,那等到他們群體討論完以後,我就叫他再投一次票發現那個群體討論,對於去衡平不同教育程度的人,在無罪推定原則這件事情的看法上,因此間接會影響到最後他所投的票這件事情,是會有蠻積極的拉平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