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資料針對的全部都是民眾,那我不知道這樣的一個原則是不是對法官如果,那個法官他跟民眾討論,或者是法官之間多做一些deliberation的話,那會不會也有同樣的一個效果出現?還是真的是這種極端完全相反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