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你問的很好,那個就是我跟上一屆司法院打交道充滿挫折的地方,因為我建議了他們要做很多事情,就是說你與其每年花大筆的銀子,在那邊做一種,我不好意思直說,政治性的宣傳,那根本就是propaganda,花那麼多錢然後在那邊搞一些有的沒的浪費納稅人的錢,你不如把那個資源省下來做實事。所以我理想當中,本來那個時候想要再進一步做了研究就是說你把法官進來跟沒有法官,因為你這樣才有那個變異數存在,只不過說那個時候這樣子的建議並沒有被當一回事,所以當然事後也就沒有做,就是您所講的情況就法官跟一般人在一起的時候,兩者之間的互動,外國有很多實證的資料,那台灣並沒有。當然司法院會聲稱他們有,就是說他們事實上也有去做一些模擬審判,就是全國各個地方法院去試辦,但是我自己的看法是,司法院所進行的那一種人民參與審判的試辦,他對於他想像當中的程序可不可流暢的進行這件事情是有幫助,因為你有實際的人在那邊說檢察官出證、被告答辯,那這個訴訟程序可不可以流暢的進行下來是有幫助的,但是我不認為在最核心的deliberation就是集體討論的那個互動是有幫助的,理由是說,你看司法院過去的進行模擬審判的研究,他會告訴你說,我們在哪個案子當中,看到了什麼樣子的現象,但是你不要忘了,你只是用一組人,你看到了那個現象,你就去抓結論出來的,就是在社會科學上面根本沒有人會這樣子做,你要用相同的東西是repeatable,然後你去manipulate你的研究的問題,你才能看的出兩者之間的差別,你即使不做這一種被manipulate過的比較量化的研究,即使你要採取比較質性的研究方法的話,在他們的那一種每一個案子都不一樣,然後只搞一次,然後案件數那麼少的情況之下,我不會完全否認說他們觀察到的現象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實,但是你單純的要有那幾個個案,你所觀察到的現象去拉結論出來,我覺得這件事情是非常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