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誠實的答案是我不知道,因為這件事情我沒有try過,但是我可以用一個,我目前所知道的資訊,提供給大家做判斷,我無意從我等一下跟大家講的這個資訊去拉任何的結論出來。這個我必須要先講明。我當初在進行模擬審判,我所挑的素材是我刻意挑了一種案子,那一種案子是,事情的真相是什麼我必須要老實講,只有上帝才知道,我們反而其實要蠻謙卑的,就是你要去追求客觀的事實,永遠是我們的理想跟目標,但是那絕對不是一個不像法律人有的時候在外面講的那麼有信心,說我跟你講了這個就是事實,比較謙卑的來看。那我刻意比較去挑的事情是說,我不知道事情真的是怎麼樣子,那個是一個真實的案子,而那個真實的案子,在我國司法審判實務當中經常發生,什麼樣子的案子就是我們台灣的詐騙非常的猖獗,那背後的大頭目你都抓不到,通常會抓到有兩種人,有一種人是車手、有一種人是提供帳戶的人。那車手就不用講了,車手你被抓到就抓到沒什麼好說的,但是有另外一種提供帳戶的人,常常在審判上面或在偵查起訴的時候,他們所提出來的抗辯就是,我那個存摺放在我機車後座裡,然後被人家撬開了,所以那個戶頭被拿去用,或者是我去找工作,然後他要我開戶給他,因為要弄薪水,結果我被騙了,那因此我不是賣我的帳戶給別人用。你如果去看我國法院的起訴到最後的判決,那個定罪率高的可怕那個定罪率高的可怕,但是你如果去看他實際上面所依據的證據,全部都是情況證據,就是很少有直接證據。

那我看了那些案子我都不知道說你到底是怎麼樣去認定他是真的是賣的,因為你大量的去看我國法院,不管是檢察官起訴到最後判決了判決書,你會發現一個在我們法院判決裡面的論理上面,大概都是一樣的論理,就是你有這麼高的教育程度,然後你說你不知道孰人能知、孰人能信,然後用這樣子推論最後就做有罪判決出來了,我講了是真的,因為我看過大量的這種判決書,所以我特地去找了一個真實的案子,所以我的模擬審判是完全copy那個真實的案子做的。那個真實的案子,我之所以可以被挑的理由是說,因為通常檢察官在申請簡易判決處刑的時候,如果被告認罪他會給你緩刑,或是給你易科罰金,你如果不認的話就會判的比較重。那個當事人她是一個單親媽嗎,他說我真的是存摺被偷,我真的沒有賣我的帳戶給人家,他被判罪了以後,結果他選擇他不認,他就是要針對那個簡易判決處刑的判決上訴,結果最後真的被罰了比較重,有罪判決確定。所以我就把那個案子的卷宗全部抓出來,然後去設計了一個跟那個案子一模一樣的東西,但是這個就我要講保留的地方,就是我雖然是這樣做,但是我從來不敢聲稱說你可以從最後的結果去抓什麼太多的結論出來,在我們所進行的模擬審判當中,按照我卷宗裡面所找到的卷證,所有的證據大概絕大多數,半數以上,絕大多數的都是最後認定他是沒有罪的。所以您剛剛問我說法官如果跟人,跟人民在一起互動,結果會怎麼樣?我最誠實的答案是我不知道,因為這件事情沒有測試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