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不是不願意回答您這個問題,我今天來的身分不是立法委員,所以我沒有辦法用這個身分回答您的問題。但是就您的問題的部分,我如果要負責任的說話的話,就是等到我們在立法院正式的提案以後,那我們作為一個人民選出來的立法委員,有我們的政治主張,那財政上面的考慮跟如何要正當化,這個是我們接下來在國會去進行提案的時候,必須要去處理,必須要去說明,就是以您剛剛所提的這個問題,我大概只能先講到這個地方。但是跳回來就是說回到我是一個學者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因此就採行陪審團的制度這件事情,我從來沒有主張,我國現在就全方面的採,那個案件的類型必須要有決策者要很仔細的去想,要很仔細的去想,還有一些周邊的配套。那你如果問我的話,我個人的意見是,第一步踏出去的時候,應該最少是用強制辯護案件範圍內來開始選,那他可以解決掉一些問題,因為你如果一開始界定了就是強制辯護的案件的話,你比較可以去處理,在被告端,你可能會擔心他所出現的一些狀況。

那第二個部分還有會涉及到其他的配套,那個是未來制度選擇上,包括被告是不是要有選擇權,那我自己的看法是被告應該要有可以選擇不要採行陪審團的這樣子的一個權利,不過我必須說您講的是一個真實而且的確要納入考量的就是在財政上面所會造成的狀況。只不過說那個真的跟立法者最後在做決策的時候他所挑選的案件範圍會有相當大的關連。但是如果你真的仔細想一想,就是說你去想整體的負擔,你有時候可能只看到一審而已,但是你如果把他跟我們現在的審判制度連結起來,那種更一、更二有不曉得更到什麼地方去的,你把他整個時間上面的包括在這個時間過程當中,對於當事人個人以及對於整個司法系統所支出的成本來看的話,到底哪一個比較貴我看還很難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