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不起,我可不可以容許我提醒一件事,那個我們談所有的專業法庭,都必須要認知到一個問題,特別是因為我現在看到這個文字,我覺得需要這樣提醒。專業法庭可能是某一種理想,但是如果建立專業法庭然後就認為非專業法庭的法官才能辦案子,這樣子的觀念引進的話,可能非常不實際,我必須要說。譬如說我們現在有勞動法庭、有智財法庭、有家事法庭等等、少年法庭,對這些都是。可是坦白講台東、金門或者任何一個我們地方的法院,坦白說除了像台北是可以五臟俱全以外,大的地方可以五臟俱全以外,小地方不可能五臟俱全,然後這是有實際困難的,因為牽涉到司法院人事配置的問題,因此最後結果會變成,只有天龍國,什麼都有專業,但是這個一般的其他的人你不是這樣子,然後你再加上要專業證照,再加上說沒有這樣就不能辦,那這樣以後所有的案子都要到台北來辦了,這個在我們的這個不管是配置上或者是司法理論上都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

因此我真的要非常提醒,我們那個專業把他如果變成是門檻的話,這問題很大很大,而且這你們還牽涉到審判權的問題,我們寫專業法庭跟專業法院是不一樣的。你寫專業法院以後變得還有審判權了,但是專業法庭其實是「得」,不會是「應」,如果是「應」的話,制度上我猜想呂秘書長在這邊,立刻就會說這實際上是有非常大的困難,這不是今天才有的,我們談所有的專業法庭都必須要有這一件事情的認識,容許我提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