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我有類似李委員,因為這個地方還有另外問題就是說,如果真的法官升遷變成是要受專業影響,其實也是有問題,這造成他個人他的權利等等,其實未必是公允;另外一點其實這涉及到法院要一元化還是要多元化那個辯論。事實上一元化反而有相當人在主張,所以這邊兩者如何適度做個平衡可能是問題的關鍵;另外久任這一點其實在德國來講,德國的上訴審也有專業法庭,德國最高法院有專業法庭,所以這久任,基本上要強調我覺得因為「久任」這兩字已經拿掉了,因為剛剛李委員講了,除了一些小法院裡面他不可能有過細的專業區分以外,其實我們期盼的是將來可以處理各方面案件的法官,當法官他只是一直處理單方面或很限縮的一些案件,其實未必會提升人民信任,因為他總是有一天要離開那個位置,他不可能永遠在那個專業法庭裡面,再怎麼久任總是有離開的一天。

所以適度的輪調、適度的讓他接觸不同的一個法學領域的一個案件的一個承辦,我覺得是必要的。所以久任這兩字我覺得一定要拿掉,專業可以強調但是久任不適宜強調,因為還有涉及到親權引進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真正擔心他離職,可能會有造成案件品質承辦可能不佳的話,那其實涉及到就是怎麼承接的一個問題,而不是說期待幾位法官在位置上待相當的時間,我覺得這個對於公於私,就他個人而言對整個司法整體的裁判品質的精進,可能大家還需要再思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