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覺得那個蔡元仕委員剛剛採的那個argument其實比較傾向就是不要人民參與審判,我覺得那個整個方向就是說,呃……就是認定事實需要很高的門檻,需要很多法律的這種背景知識,然後需要對法庭的這些所有的這個流程就是要有一些認識才能夠認定事實,所以就是說,一般的人民如果要參與審判,他非常非常需要法官的協助,那我覺得這個……整個那個核心的概念我覺得有點扭曲了,這好似原來為什麼我們要討論人民參與審判的那個核心,就是說,一個打漁的人……我記得好像那個……憲裕委員有稍微提到就是一個漁夫、漁工他匆匆忙忙地從那個船邊跑到一個這個法官的面前要開始去進行訴訟。然後就是說,他衣服也沒有穿好,然後那個……整個這個要去回答的這個問題,他家裡可能還需要他身上的八千塊錢回去等等等等。就是到底誰比較了解……這樣的處境?我相信那個以比例來講,有多少法官了解那個漁工的生活?有多少人民了解那樣的生活?我覺得這個從比例上面去看,我覺得應該要更能夠去體認說,在認定事實方面,在一個比較多元的、人民的這個比例當中,不同的那個人民的……選取當中,他在認定事實的這個面向,他不需要非常大的法律上面的……就是他可能更需要是對於人的一種……這個日常生活裡面跟別人生活在一起,然後他更了解彼此的那種生活經驗。

所以我覺得如果是……這件事情先肯定的話,那我覺得剛才的很多argument齁……比如說剛剛提到說,我覺得好多次都用一個例子說,我們來這裡參與這個,要不要事先做準備,其實我們比較像法律審。就是說我們來這裡可能有一部分,其實比較是……我們都是在紙上討論需要做很多的準備嗎?可是我們比較不是要去認定說現在有一個事實,甚至是犯罪的事實、生活中的某一個事實是不是真的成立?那我覺得現在……我們真的就是要先肯定,如果我們都不肯定……就是說人民有去認定事實的一個可能性的話,我覺得那個整個所有的議題,其實是全部都會一起消失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