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欸我剛才其實只是想要釐清……我剛才完全沒有針對說……是陪審還是參審做說明,我只是說,呃……我覺得無論你要支持哪一種,你要小心你的那個argument,是不是其實否決了那個人民參與審判這件事情的意義,這是我剛才就是說特別要釐清的……。那我覺得那個法律構成要件的事實,如果我們現在說那個……如果人民事實上對這件事情比較不了解,那我反而倒過來就是說,那一定要想辦法使他了解,那這意義上就是說,反而就是應該用陪審……就是要積極的往這個方向去促成,呃反而是比較好。所以我覺得那個argument都是……你知道如果你favor一方,你要考慮你是不是其實也favor了另外一方?我覺得這個是一個……然後回到剛才那個陳欽賢法官,我覺得從我參加國是會議到現在,我……以前我對法官的印象我大大改觀,而且是透過兩位,包括流浪法庭三十年有關於對陳憲裕法官的一些說明,我覺得我整個都改觀,可是就是說,我覺得那個……之所以支持參審或者支持陪審,我覺得不要把它窄化到就是說,我們到底是因為不信任誰就是而產生的……我覺得是那個整個制度的問題,我覺得如果不要把它當成是一個對於特定職業的個人的一個信賴度的問題,而是我們是要考慮一個制度,然後那個制度可能有一大部分跟我們……呃可能在改革,希望有讓我們的司法的這個體系更有透明度,然後更有信任度,我覺得如果從這樣的角度去想,我覺得會……減少很多就是其他相關的這個誤解。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