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欽賢法官我想你懂我是一向也……OK,因為我真的不得不先去銜接你剛才所說的話,法官真的那麼不值得信任嗎?我是習慣用個案來談,可是這件個案,我真的覺得我合理的懷疑這個法官是不是有問題?而且整個合議庭法官是不是有問題?這個案子是上個月四月十八號才宣判的,這個是個民事庭,它有點複雜但我講其中的一點。兩家官司在互打,贏的都是另外這一家,另外這家公司這一次在更一審的時候,好不容易贏了,結果沒有想到,法官在下判決的時候,不准這家法官……不,不准這家公司假執行。他的錢已經被扣走兩億多了喔,可是法官不讓他假執行,導致這家公司必須要另外再在打一件官司,才能把這個假執行的兩億多拿回來,然後這家公司它要付出多少錢拿回來這個錢呢?它要另外跟法院繳交一百四十一萬的裁判費用,那司法不就成了當鋪了?所以我是覺得說,這個案子的法官,他已經違反了民事訴訟法三百九十五條的一個規定,法官會不知道嗎?

所以我真的覺得說法官我原先……我不知道當……憑良心講,我在碰到陳憲裕法官的時候,他燃起我對法官信任的一線希望,平心而論,因為我沒有想到流浪法庭三十年裡面有九十九個法官對於一件官司定不了讞,直到陳憲裕法官出來,他改觀我對法官的一個印象。可是我今天看到這件官司,一百零三年綜上更一字第八十號,我覺得說法官怎麼會做出這麼荒唐、違法又侵害的官司?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