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我從那個就是上次在台北大學那個Professor Diamond就是得到的一個印象就是說,美國的一個陪審制其實也是在不斷的去……改變中,而且它非常強調說,本來就是從很多的經驗裡面,就是要不斷的去精進,比如說擴大這個陪審員,以前有一些職業的限制嘛,那就是說……就是逐步的去改善,所以我覺得剛才超駿委員一直提到說,我們現在要做一個很重大的決定啊什麼什麼,我覺得其實我們的基本方向已經確定,而且很多的……可以支持陪審制的其實也可以用來支持參審制,然後很多支持參審制其實也在支持陪審制,所以就是說我覺得已經……那個方向其實是一樣的,然後現在差別只在於說,很多的細節上面就是必須要再做改進,那我覺得那個改進是需要很多本土的資料的,這個我完全認同剛才……可能這個念祖委員一直提到的這個現象,所以就是說,我們其實自己就很需要很多本土的資料來精進我們的制度,然後所以就是說是不是有一個純粹的陪審員有沒有ˍˍˍˍ?我覺得是沒有的。所以就是很多的……它的相互重疊的地方,但是如何透過具體的資料來使這個整個的規則更為這個精密,就適合台灣的這個系統,我覺得這個才是我們應該思考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