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呃,因為在提案人的資料裡面大概也有提到,就是說像這個澳洲,澳洲他們目前在進行這個原住民族的案件,其實他們是有一個所謂的量刑法庭,量刑法庭,就是說前面的這個審判的機制是按照一般的司法程序來進行,那但是呢對於特定的這種,他們有一種歸類的方法,如果是屬於那樣的一個案件的話,他們就會邀請這個當事人,他的這個部落的長者,一起來進行所謂的這種,那應該叫什麼阿?那個restorative justice,修復式正義的這樣一種概念,那這個部落參審這個想法,其實是來自於就是說,我們還是,我們當然不是說要把所有的案件都做這樣的一種安排,而是有跟這個部落當地的一種習慣,或者是生活方式有直接相關的,那希望能夠透過一種法律,這種司法程序,整個審判制度或者是審判氛圍的一種調整,因為,我看它這個法院組織法裡面當然有提到,審判應該在法庭為之,那但是其實還是可以有不一樣的安排,就是說你不一定要在法庭裡面來進行,那如果說是屬於一種特定的案件,其實就可以到當地裡面來那個,事發地也好或者說這個被告的這樣的一種所歸屬的部落裡面,由這個審判庭,其實就直接到那邊去啦,我想我的想法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