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召集人,因為我剛剛漏掉一件事情沒有說,其實當然剛剛副廳長補充那些其實要把它延伸到前面去這個是絕對有必要的。那我要提的就是說,其實我們原民案件有很多部分,應該不能講很多,部分在整個過程當中會讓自己的法律上保障的權益消失掉,有一個制度我覺得是有必要去討論的,就是那個認罪協商的制度,因為絕大多數我目前所接觸過的,或者說這個族人跟我討論到的這個案件,都是在整個審判過程當中,或者說律師輔助的過程當中,就叫原住民認罪,不管你是哪一種犯罪類型,包含了文化衝突的案件,所以,當然我們現在這個制度本身有它當時的,不管是從,就是有它一個背景跟它所要達到的目的,可是我覺得有沒有可能在整個訴訟上,訴訟程序過程當中,針對原住民族的某些案件,其實是應該是要去免除掉,或者說廢止掉這樣的一個認罪協商的制度,在原民的案件上,那這樣,當然大部分應該是屬於文化衝突的案件啦,那但是要怎麼樣去建立出這樣的一種基準或制度本身,我覺得是可以討論,但是這個制度本身,對於原民的文化衝突案件,現在是被廣泛性的被律師使用跟在原住民的案件上,呃原民朋友呢會,常常會因為資訊不夠或者說不理解,然後就接受了這樣的一個建議,那我覺得這個部分應該是要被討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