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大家早,這個提案是我和薇君委員、俊億委員、旻園委員和致豪委員、儀珊委員,我們六個人共同提案。我還是秉持著開議前那個願望拉,就是是不是我在這次的司改會議能不能為受冤者或含冤者帶來一些什麼改變。那我們今天要提的就是說在完善刑事非常制度的救濟制度的改變的部分,現行的再審制度,雖然已經有修法但是實際能受會的人其實是非常有限的,每次開……歷年來開啟再審的次數其實都是個位數,在這十五年來經由非常上訴而改判而正式獲得無罪的宣判,十五年也才五件,我覺得這個數目真的懸殊太大,顯示出非常上訴的救濟程序可能……有一些可能需要再補足的地方。希望我們國家單位應該有更友善的救濟管道,讓受冤者有機會獲得平反,這也是我這次參加會議要會含冤者講出的心聲。

那我們要建議國家對於冤錯案要建立一個研究中心,大家可能都知道我的案件,但我到目前為止對我的案件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其實也沒有真的很明白為了防止這個錯案繼續再發生讓當事者……往後的當事者也再繼續付出這麼慘痛的代價,希望國家能夠對冤錯案,已經正式宣判無罪的錯案建立司法錯案研究中心,對錯案有更深入的檢討。那為了要增加救援管道的話,也可以說是不是考慮像國外的……方式,CCRC的方式說建立獨立於司法之外的刑事複審機制,讓司法冤錯案件防治機制能夠更完善,真的說如果有人被冤枉,把人關在那裡,有可能他真的是被冤枉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讓他提早出來,不要再繼續把人關在那裏。譬如這種……現在的感受,檢察總長提非常上訴了,可是他還是得關在監獄裡面,被冤的人在監獄的那種日子是很難過的。那是不是有機會以後來考慮……,大家來研究看看說,經由提起再審或非常上訴程序或檢長已經提了,那如果他現在在執行的話,有沒有方式把他的傷害降到最低。一樣是在監獄執行的話,是不是可以讓他到外役監還是怎麼樣的方式,至少提早做挽救,不要等到真正說確定他無罪,可是他已經傷痕累累了,你那個時候說道歉都來不及。那今天我講的議題大部分是這樣子,那更深入可能就請致豪委員來幫我做這些文字上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