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獨立委員會,所以它變成說,它不是三權裡面的其中一權。這是最主要的問題啦。那再來就是說,其實這個CCRC這個制度的話,他們是,最主要是他們是採陪審團制度,他們只有一個事實審,那跟我們現在,我們是有兩個事實審,這個不一樣。另外他們要支持這個制度的話,他們有高稅收跟高福利的這個政策,那這個是我們跟美國、英國、挪威比較不一樣的地方。

那除此之外,我們這個刑訴420條第一項第六款已經修了嘛,那後來我們105年,就是去年,我們又修了這個,刑事案件確定後去氧核醣核酸鑑定條例,那其實這個就是剛才這個,陳委員跟黃委員一直在提的,就是說原來這個鑑定有可能是因為新的鑑定方法發、發、有新的科學技術進步。所以這個已經在去年已經就修了,那現在如果是這種,以前就、就以前這個DNA核是什麼,科學鑑定、有新的、可以改變的話,其實都是,現在是都可以透過這個去處理。

好,那再來就是說,我們雖然說CCRC有那麼多制度,但是我們有違憲疑慮,不過我們認為說,裡面的很多制度其實是可以採的,其實是可以採的。那我們檢討之後,大概就是說,我們可以在我們現行裡面的刑事訴訟裡面的再審跟非常上訴這個部分來改革,那也符合、大概是符合這個原來它CCRC裡面要提出的制度。它第一個就是說,欸它、這個你、它要、這個制度要運作的時候,就要它可以聲請閱卷,就是說把原來再審的卷,可以讓被告、要聲請的再審的這個被告,去向法院聲請閱卷,那這個是原來我們的制度沒有規定,不過我們以前這個,司法院76年就有一個函,說、欸、那如果是這個,要提出再審的人,他有委任律師的話,他是可以來聲請閱卷。那當然是,如果他沒有委任律師,要不要給他聲請閱卷,當然這個也是可以檢討的。因為他如果沒有辦法去看他原來這個卷的話,他就沒有辦法去聲請再審,比較困難,所以這個部份其實我們可以在法律上來明確制度、明確來規範它。

那第二個可能就是剛才陳委員和黃委員一直在強調,就是說,其實這個確實是一個事實啦,就是說你要提出聲請再審,一定要有證據嘛、一定要有證據;那這個證據在現行制度下當然是比較難,就是取決於法官他自己說要不要去調查。那這個以後我們可以參考他們三個國家的精神,可以賦予我們在再審規定裡面,可以給再審聲請人示明他有這個再審事由,那請求法院來調查證據,那可以填補聲請人證據能力取得上的不足。那這個也可以避開這三個國家他們制度上,他們去調查證據,然後可能在證據能力上面有一點存疑,那這個由法院來調查的話,其實證據能力上是更妥適的,不會有證據能力的問題。

那第三個就是剛才兩位委員都有提到,就是聲請權的問題、陳述權的問題。那其實、其實我們在去氧核醣核酸這個鑑定條例第6條是有規定的,它說法院認為有必要時,可以做相當的調查。那這個我們其實也可以參考這個CCRC他們三個國家的制度,那在再審程序中賦予這個聲請人、辯護人到庭陳述意見的機會,就是說,給聲請人跟再審聲請人律師,他可以到庭陳述意見,請法院、請求法院調查他認為有沒有必要調查的證據,那這個其實可能是剛才兩位委員非常注重的問題。那其實這個都可透過我們在再審程序中,來修過這個再審的條文來解決。

那總結的話就是說,其實這個不管是CCRC或是NCCRC或是NCIIC的這個制度,其實它裡面的所有條文,其實,有利再審人聲請再審的這些規定,其實都可以在我們再審程序裡面去改造,那可以,而且這樣的話不用再、另外再設一個委員會,而且也可以兼顧法安定性跟真實發掘。那在證據能力的取得上面,以後在訴訟上、審判上也比較沒有問題。好,那大概我的報告就是到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