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先進,大家早。那我用一點點時間來稍微介紹一下CCRC這個組織。那我是以英國,我主要是介紹英國的機制。那它是在1970年代,英國經歷一連串的、受到社會矚目的冤案以後成立的,那它正式成立是在1997年,那它有很特別的地位,就是它不屬於司法也不屬於行政,它連設置的地點都不在倫敦,它設置的地點是特別拉到Birmingham,Birmingham是,如果開車的話大概距離倫敦大概一個半小時到兩個小時之間。所以它是特別就是有這樣的機制,就希望它們是一個獨立的單位。那它運作二十年來,就是每年大概平均可以,等於是、等於是救濟三十多件案件;那它在運作上有三分之一是法律人,那三分之二是有法律背景的外部人士,包括可能有記者、或是作家。那它主要,它主要接案的那個判斷標準是,以safe或者是unsafe作為判斷標準;所謂unsafe就是說,這個案件的正當性,integrity,或者是公平性,fairness,有受到影響的時候,那他們就會決定是否,就以這個判準來接案。

那我認為說這個CCRC它最主要的核心其實是它的調查權限,它有一個,它針對每個案件都會有一個case manager來處理這個案件;然後呢,它有專職的調查官,那這個CCRC可以向公部門、私部門調取資料,它可以做證人的訪談,然後它可以自行送鑑定。這個核心其實基本上我認為是對我國是有借鏡的餘地的,因為在再審的、聲請再審的過程中,我們看到一個最大的問題是,聲請人調查證據的能力是不足的。

那剛剛陳法官有講說,是不是可以擴大當事人聲請調查證據的權限,然後請法院來做這件事情;但是我一直覺得說,我們的法官做太多事了,我在其他場合也有提過類似的概念,就基本上呢,如果能讓法官的工作單純化、或者是減少負擔,我通常都是支持的。那、所以我會把CCRC的調查權限,把它、CCRC的整個核心的工作,定位成是法院調查權外包的機制,就是有一個組織,幫法院在茫茫的案件中做篩選,然後就是經過一個相對比較完整的調查的機制,然後呢幫法院highlight,針對有可疑的案件,因為現實的狀況就是法院必須要在數量龐大的再審聲請案件中,找到真正有問題的案件。

那不可否認的,就是絕大多數的再審聲請案件,可能它是沒有正當化事由的,那法院每天在接受那麼多案件,法院不只是在接受再審案件喔,他有平常他自己一般、正常的分案,那法院在接受那麼多案件的過程中,絕大多數的再審案件又都是沒有正當事由,所以我就常常就在懷疑說,那法院在接受這些再審案件的態度到底是怎麼樣的,是不是很容易就是不自覺的形成一種、就是他的預設的模式就是要駁的預設模式。那如果今天有一個單位能夠幫法院,把這樣子、把、在那麼多案件中,挑選、進行挑選、進行篩選,然後幫法院highlight,就是比較可疑的案件,那我覺得,對於法院來講,應該是可以減少不少法院的負荷的。

那我講的負荷不只是單純案件的負荷,同時還有認知的負荷,因為我們想,以現在的狀況來看,再審聲請人聲請,如果聲請調查證據,碰到一個法院、法官是,他的立場是接受調查證據,因為我們知道,有一些法官是,因為現在立法沒有明文嘛,所以有些法官是不會幫聲請人調查證據。好,我們今天假設這個法院、這個法官願意幫聲請人調查證據,好我們知道調查是有流動性的啊,那法院在調查完聲請的那一個特定的證據以後,法院能不能再職權調查其他證據呢?那法院調查權限有沒有界線呢?那如果法院一直調查下去,那法院還是一個公平的法院嗎?檢察官一定會覺得不公平啊,對不對。所以,那如果法官再開啟再審的時候就不斷地在調查證據,那會不會就是在開啟再審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最後的結果。所以這,我覺得這整個流程就把法院的那個、法院的立場模糊化了。那如果今天有人可以幫、等於是、等於是幫法院做一個蒐集資料、篩選案件的工作,那對於法官來講何樂而不為呢?

那剛剛最後,剛剛還有一個重點就是,這個CCRC它的調查結果它有什麼效力。那就誠如剛剛陳法官講的,就是在英國它只有建議的效力,就刑事上來看,好像也會碰觸,就是把這件事情變成有拘束力的,好像會碰觸審判權的核心。但是我們轉念一想,基本上這件事,這個CCRC如果它的建議是具有拘束力的,它的效果充其量也就是開啟再審而已嘛,最後法院如果認為說,這個人真的是有罪的,那它在開啟再審之後,再下一次有罪的判決就可以啦,那這樣不也是一種權力制衡的機制嗎。所以,就是針對這個調查結果的拘束力,我們看到挪威它有那個,它是有拘束力的,然後英國跟美國是建議性質,那挪威這樣子運作下來也很久了,好像也沒有聽過挪威認為這樣子是違憲的嘛,那挪威也是一個先進進步的國家啊。

所以,我想這個議題是可以繼續討論的,那我的基本立場是,CCRC這個機制可以減輕法院的負擔,可以幫助法院做正確的決策,所以我的立場上是傾向於說,我們是可以認真思考這件事情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