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謝謝金教授補充。看來,CCRC這個制度是在英國這樣的老牌的民主法治國家裡面,他們審視了他們的冤案所做的一種反省上、制度上的調整。那這個制度應該怎麼樣的去發展,各國的制度不同,剛剛的報告非常的清楚。那我簡單做一個背景說明,我們的制度就開啟再審這件事情,是由法官來決定,所以它有兩道程序,先要准開啟再審,然後回到一般程序再來一趟。

那我們現在的實務操作叫作自裁自審,就是案子分案給某個法官,是由他來決定要不要開啟再審,開啟後是由這個法官接續去審理這個工作。那個為如果看法務部的意見裡面,對自裁自審也有一些提問的,因為考慮到人性的問題,也考慮到剛剛金教授所講的說,法官可不可能在這種底下有預設的立場,預設立場意思就是說,如果我不開第一道門,我就不用做第二道門的工作。所以這有一些人性問題,或是說所謂的一般在講同儕壓力,就是說由法官來決定要不要開啟這件事情,會變一些同儕壓力是,我等於否決了上級審法官的確定判決,或是他的同僚所做的有罪判決,那這個會不會造成心理壓力。

那麼CCRC這個制度,在這些民主先進的法治國家裡面的這個組織運用,這點好像有那麼一點意思,考量到ㄧ些人性問題,然後在救濟無辜上面又不能去touch到那個司法的審判核心。所以基本上英國比較鬆軟,只有建議權,但是在挪威那個建議權沒有意義,它有點權力制衡,挪威放在內閣底下權力制衡就是說,那司法這裡有發生錯誤,行政權就要求你重新開啟,但是到底最後有罪無罪不是另外一個權來決定,最後的有罪無罪仍然是司法核心要被保護的一個領域。我做一個補充。那那個文貞委員有要發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