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要感謝副院長對我的案件的分析,那我自從這三年來其實從平反以後,一路上的學習,其實我對司法是充滿很大的信心,我確實有感受到,那可是我心裡面最著急的就是說司法有很多良好的立意的制度,可是我覺得要做之前,應該先把防錯機制和後續照顧機制先把它妥善端出來,這樣才能讓現在人民普遍對於這個的不信任感,可能改觀性會很大。因為你要一開始做之前跟開工廠一樣,我要生產一個東西有可能會壞掉的機制,我要先把他列出來,這樣才敢放心的生產下去,不然這樣每一個錯都是一個家庭一個家族,每一個人如果冤案沒有被平反的話一輩子都會不甘願,然後這是一個社會的悲劇。

所以我想說是整個冤案的救援其實是……,因為以前的司法制度沒有人可以去怪責說法官的不用心什麼,因為在以前制度不健全、證據也不健全之下,我相信沒有一個法官是故意要弄那個人,可是在以前的舊制舊時代的思維裡,確實是有產生某些東西是沒有辦法去避免的,包括以後也是,所以我覺得說這個防錯機制、救援機制,應該是大家一起共同來研究來建立,才有辦法讓這個司法的信任度很快的讓民眾挽回這個信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