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一樣也是請教我們金老師還有司法院,因為剛剛都有報告說以英國的CCRC為例的話,好像剛剛有特別強調英國的這個CCRC的決定是一個建議性質,那我自己做了一點研究也看了林超駿老師的那個文章,就是說當然對結果上法院認定他當然沒有拘束力,可是看起來好像對於法院要不要開啟程序這件事情,似乎是有拘束力的。所以我想在程序上是不是這個部分還是請司法院跟金老師再說明一下,是不是說我CCRC決定說這個人值得調查,然後我把這個決定通知,譬如英國是通知上訴法院以後,上訴法院是不是就一定要開啟一個程序?就是相當於我國,那個再審的規定裡面一樣,就是法院已經裁定第一道程序是認為再審有理由所以就必須直接進入實體,所以我相信……如果是我的理解沒有錯的話,在這種狀況下那當然我想司法院的立場就會覺得說這是不是有侵害到法官審判權的問題,因為准許程序開啟這件事情,雖然他只是程序事項,但他仍然也是我們審判核心的一個部分,所以我個人猜想司法院可能對於這個疑慮的部分或許是在這個地方。

那第二個也是回歸剛剛的問題也就是說,在我的那個理解不曉得正不正確的情況下,英國的這個確定判決非常救濟在設置CCRC以前他也是另外一套獨佔的救濟制度,那成立CCRC以後也是全部歸給CCRC,所以好像在英國的狀況是不是不存在於剛剛金老師所講或我國目前現在這個多軌這個狀況,所以這兩個問題就想請司法院跟金老師來補充說明一下。

那最後對於金老師的部分,我想說就簡單回應一下。感謝金老師對法官工作負荷的關懷,但是我覺得這邊要特別強調的就是說如果怕做事的話就不會來當法官,然後一當還當這麼多年,所以我覺得工作的負荷或者是減輕壓力,我覺得這應該不是在我們這個討論非常救濟的一個concern,因為不只是非常救濟的案件我們必須全神貫注,百分之兩百三百地來檢驗他的正確性與否,在沒有確定的案件就我們一般受理案件也是要用同樣標準來檢視他,所以我覺得這個部分應該也不是重要考量,那如果說外包有種種的好處,試想如果我們把這個邏輯推到極限,那我們就整個司法都外包就好了啊!所有證據調查如果外包給CCRC或者任何機關都比我們調查有效,那我們就乾脆立法明定法官不要調查,那是不是我們可以把整個司法都變成外包的產業呢?

所以我覺得如果從公共政策的角度來思考的話可能這個部分還是要斟酌。那確實英國的這個NDPB跟我國的這個行政法人或者是這個公法人這個概念確實有不同,那這邊就呼應一下文貞老師的說法,所以請各位思考一下就是說雖然制度上好像可以比較但是在一些背景上確實是有一些落差。那當然我相信CCRC也不是本提案的這個最重要的重點,也就是三個提案之一,所以我想說是不是我們就……對啊再繼續進行廣泛地討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