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陳龍綺委員的那個案子,剛剛蔡副院長在報告的時候講到DNA,我不知道有沒有那種暗示的意思就是說重點在DNA的鑑定的正確率與否,不過當然也很高興他講到不只鑑定的,是解讀的,就是法官接到這個訊息對這個證據的判斷顯然也不是完全沒有問題,但是其實陳龍綺委員的案子裡面是有許許多多的不在場的證言,包括涉案的共犯那些真正的犯罪人都沒有被理會,換句話說如果要把理由都推給DNA,我認為也不是很嚴謹的說法。

那陳龍綺委員那個案子是三審定讞嘛!好像也沒有發回更審嘛?(畫面:陳龍綺委員搖頭)換句話說,經歷的這些法官沒有一個人有懷疑,這也是不可思議的阿!所以這不是個別法官的問題,我在想這是整個體制運作已經出問題,對於證據的判讀、對於證據的揀選本身太不講究,是不是已經變成一種習慣,所以這一組才要去談證據法則,他就是非常重要,我們所有的法官可能等等都要再重新再受證據法則的訓練,這樣的一個問題。那麼關於這個提到的,所以這個就是制度性的要改革的嘛!

那麼也因為在證據的訓練上不足,讓你面對為難的證據的時候,你的判斷能力變差,你的負擔當然會加重,那當然會過勞阿!你的能力不足的時候,你解決問題的速度當然就會慢啊!那當然就,其實就是你沒有能力嘛!所以與其說過勞,是不是就是其實我們能力不足於去承擔我們的責任,這樣的一個問題。那是不是要在體制上再去重新訓練呢?這是我比較覺得他是根本的問題,那麼其實第二點,我記得剛剛金教授講到的,其實不是法官的過勞問題,他是講到說一個制衡的問題,就是那個獨立的機制他可以去做的事情,不會法官自己,因為自己校對通常是校不出來的,那這個就是由另外一個人幫你校對的一個問題。

司法院蔡副院長可能可以回答一下,司法院或者是刑事廳的陳文貴法官,或者可以解釋一下三年前好像成立了一個,好像把確定案件的檢視委員會之類的組織,然後還成立還有一個規定,結果呢?好像成效不彰,這我們就想到北卡羅萊納州的這一個規定就是司法……,因為我們也有司法行政阿!所以司法體系其實自己也可以去設一個這樣的獨立機制來處理,那的確司法院嘗試過,但是那一個機制是完全沒有效率的,然後他還不准外部的委員,尤其是刑案,他有民案跟刑案的區分,但是對刑案還沒有外部委員,好像是這樣子,就是法官自己review,這其實這個要所謂一個獨立的機制要外部委員的問題就在於自己校對都校不出來,要需要別人幫你校對,應該是這樣的一個制衡的問題,還不是說……。

而且最重要的是說法官自己調查,那就整個檢察官沒有弄阿!法官自己來當檢察官,是這樣的意思嗎?所以這樣的機制當然對於所謂的評議冤案這樣的,當然沒有辦法發揮好的效果是很容易想像的,所以究竟說要設一個在哪裡,重點是必須是他就是一個制衡的關係,他就是由別人挑錯比較容易挑出錯誤這樣的問題,自己挑自己的錯常常挑不出來,而且基本上心裡就有障礙啊!謝謝,我想就先說到這裡,那麼司法院的或許蔡副院長可以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