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要很簡單補充兩點,那第一個我想要呼應金教授跟剛剛許玉秀大法官所提到的這個事情,就是說原則上來講就平冤的機制,各位我舉一個生活中的小例子,你有沒有發現你寫書狀你寫書信你寫任何文本的時候,你讀了五次送到別人眼睛裡一看還是有錯字,這是非常正常的現象,為什麼?因為我們活在一個大腦所創造的世界裡面,對於人來講,我們的大腦習慣性地為了讓我們確認、提升我們的效率,他會告訴你說你做的大概都對了,所以你一篇文章看了十次還是有錯,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prove要校對,而且校對要找別人校,我們都知道你找自己校對是沒有意義的事情。

我為什麼舉這個例子是因為有些時候系統性的訓練,有些時候我們工作上的……,剛剛金教授其實講的那個東西在心理學上叫認知資源,就是說你就只有這些本事你只有這些時間,你只有這些精力,你一天只有12個小時,算拼命了啦!我想可能很多法院12、14個小時,你拼命工作14個小時之後,其實你已經完全沒有力氣去判斷這個東西的內涵是什麼?你的認知資源不足,你的決策能力會下降,這是物理、這是人類的限制,這是物理的事實。所以從這個觀點從心理學上的科學證據來判斷,我想金老師在提的並不是說去否定這個法官糾錯的能力不好,不是的,而是從平冤、冤獄平反或預防的角度來看,多軌制可以引進多雙不同的目光,用不同的觀點來觀察、多面向的觀察一件事情,也因此提高了平反的機會。

他並不是要把法官的權力拿走,或者是他並不是要去指摘說法官做的不好為什麼不會反省,這是第一件事情,所以從多軌制的觀點來看我是完全支持這個看法的。那第二個從這個多軌制裡面會牽涉到我們剛剛講的另外一個概念其實就是檢方裡面其實也需要去設計,剛剛我們講的CIT,就是所謂的Conviction Integrity Unit定罪完善小組裡面,其實我認為不管是CCRC或者是CIT,對於檢方跟審方,就是司法院跟法務部,都是一個莫大的,說利多也好喔!在效率上、在執行的一個形象上、在自我糾錯機制的建置上,乃至於整體司法科學跟證據法則的推進上,我認為是一個正向的一個價值居多,所以我想這個並不是說可以用傳統的,剛剛文貞老師講得很清楚,其實我認為這跟權力分……這跟所謂的破壞三權分立的情況關係應該不大,那這些東西我想其實我們不需要太過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