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雜音)可能會有一個盲點就是一個案子已經找到兇手之後,平冤的時候在沒有發現新的兇手之前,不願意放掉原來的兇手。那因此就會用發現真實,就是要去找新兇手,才肯放原來的那個人,那所以找DNA就是說用DNA去看那真的是誰,然後對於現在這個是不是?其實常常沒有答案的,但是平冤的時候真的有的時候問題不是因為新兇手出現了才需要平冤,因為它原來的程序可能就太草率了,或者原來中間證據判斷是有嚴重錯誤的,或者證據法則改變了、進步了,因此知道說不能這樣認定犯罪,所以不能夠……,這是我剛剛特別強調說發現真實不是平冤的最重要的價值,這是我們一定要認識的,不然的話我們平冤是做不到好的理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