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主席,我想我很快補充兩點,就是今天很榮幸有機會到這邊跟大家討論轉型正義的議題,那除了就是說理事長他剛剛當然是以法學者的身分跟各位分享改革上法律的意見,那我想我就以非法律人的身分來跟各位非法律人的委員報告一下我過去幾年的心得,那除了國安法還有它牽涉到的釋字272之外,其實大家現在我想要提醒一個就是說常常被忽略政治犯權益的平反的問題,就在於他們被沒收的財產,那本來在這個解嚴之後我們通過了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去處理說你當初被判死刑或無期徒刑這種重刑犯通常會合併從刑,沒收除生活之外的這個財產,幾乎是全部被沒收的,那不管是動產或不動產的部分。

但在解嚴之後,尤其是剛剛這個雖然講到說有不當審判的補償條例,但它並沒有完全來回復這個部分的權益,那因為它這個最高補償每個個案是每個上限六百萬,那死刑最高的上限也是六百萬,也就是說你今天如果是被判死刑或無期徒刑的受害者,他財產的那個補償的部分是含在六百萬裡面的,所以你如果也有被沒收財產的話,你等於那個六百萬,那個單一的上限、個案的上限無法被復原到的,那這樣的個案經過官方的統計當然沒有辦法詳盡,因為包括就是說歷經產權、所有權的變動,大概至少也有一百多件,那幾乎都是集中在今天的就是說各大都市的精華地帶,所以歷年來我們推動不管是要修國安法來解套,或是說希望可以修這個受損權益回復條例來解套,幾乎都受到國防部還有司法院的這個堅決的反對。

但是在立法院我們在立委的協助之下召開過幾次私下的協調會,那當然最主要原因就是他們維護裁判的安定性然後覺得就是說你不能以……比方說不能以受補償與否來影響這個行政處分、來影響過去軍法或司法做出的判決,所以在這個部分不管就是說你要繞開國安法,或是不繞國安法直接走這個人民受損權益回復條例,因為人民受損權益回復條例它的前提就是說可以申請補償的前提是受無罪判決確定者,那這其實是個套套邏輯嘛!你因為國安法跟427而限制了你獲得終局裁判的權益,所以你當然不可能獲得一個無罪判決確定,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國安法難以迴避,然後直接修,我們想要繞過它直接修人民受損權益回復條例也無法就是說達到這個目的,所以目前就是說假設我們肯認轉型正義是……然後轉型正義下面的補償正義是一個重要價值的話,我想我們的社會常常是忽略這一塊,實際上有非常多重刑,當年受到重刑裁判的受難者,他們的這個財產權的回復是到今天為止可以說是幾乎成效是幾於零這樣。

那第二個就是說,我最後要補充的就是說,也正是因為從這個在跟司法院或說國防部的這個修法的溝通當中,讓我們體認到說剛剛就像我們理事長講的,司法院如何的去、從什麼樣的角度去檢視過去司法或軍法作為這個不義的威權的統治下的一個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如果我們不說它是工具的話,這個司法的場域要如何重新在現在民主化的社會建立它在人民心中的信任,我覺得就是說那個這個領域的自主性,然後這個場域如何有一個符合法治國原則、符合民主社會的判準,看待自己過去的歷史,其實應該是要從自我的糾錯、自我的檢討、反省來做起,那這也是我認為今天在司改國是會議提出來討論轉型正義特別重要的理由。不是說只由政治部門發動,不是說只由國會發動修法,我們非常期待看到司法部門如何地自我反省、自我糾錯?然後建立它在民主社會當中人民的信任感,那我想這個是最重要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