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盡量快一點。依照這個提案,它是說不受國家安全法第9條的限制,它沒有講款項啦!那我看那個國安法第9條,它第一款是說,你如果偵查中的話就是移送給檢察官嘛!就是軍事審判的案件,如果還沒終結以前,在偵查中就移送給檢察官,審判中的話就移送給該管法院,那剛才文貞教授講的應該是屬於第二款啦!那第二款的話是說,確定的、確定的,那就不能再上訴或抗告,那也只有再審或非常上訴的部分才可以去救濟。

那我想它第一點的話,它是應該是說,不受國安法第9條第二款的一個限制啦!它是希望是這樣,但是我們要曉得,你這個提案……如果說我們照第一個提案通過的話,那表示說要回到普通法院去管轄,但是我看它的第二個提案,又跟第一個提案是矛盾的,因為它是說它不希望由普通法院去管轄,那剛才理事長也講得很清楚,他是希望是由司法自己去自行去救濟,而不是再設一個什麼特別委員會去做一個這個案件的一個救濟。

那你的兩個改革方案裡面,第一個提案跟第二個提案,我覺得在我的理解上是有一點矛盾的,而不是說可以併攏的,你如果說你不受國安法第9條第二款的限制的話,那它還是回歸到普通法院去做一個救濟,那也……我也回應到文貞老師的說法,那就不用什麼特別救濟制度,那直接就是還是回到法院去做救濟了。那這個是不是提案委員針對這兩個提案有沒有矛盾的地方,是不是能提出一個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