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聽了大家的意見,我現在認為我現在的提案會是長這樣,就是說,其實這有兩條路,一個是司法途徑,一個是非司法途徑,或者準司法途徑。在司法途徑這一邊,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必須修改國安法第9條第二款,然後同時去修改國家賠償法第13條,以便它可以走過正常的法律途徑去翻案,然後請求國家的賠償,這是一條路;那另外一條路就是,經過某一個所謂的特別救濟途徑,它可能是一個委員會,而這個委員會它可以達成的功能,就像我們剛剛提的,它是把過去的這個事件,用非常正式的、國家認可的場合,再去進一步地去用放大鏡去看,當初誰做錯什麼事?那這個可能不牽涉到任何的補償或賠償或者責任,但是我們要很清楚地知道,誰做錯事了。那這個事情本身它就有它的意義,所以我會認為我們的提案應該不要去封鎖其中任何一條路,也就是說,我們期待司法途徑跟這個特別的救濟途徑兩邊都是開放的。那所以我目前的理解是這個樣子,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