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所以是用選擇性的方式去做提案?因為你原來的提案裡面大概就像剛剛松廷委員講的,已經繞到第9條;那剛剛文貞委員其實就是說比較直接了當,第9條本身應該有人會提出它本身就有違憲疑義了,所以它應該要被修法,那修法就本來……272號解釋也好、或是國安法那個不可上訴的這個理由,這個條文修掉,那就回到司法了,因為這個可以上訴,那可以上訴之後,您講的那個國賠法可能一起靠過來,這是一個理路嘛!

那另外一個選項當然就是說,不去動國安法、國賠法,那就是走到剛才講的這個特別救濟途徑。那這個特別救濟真的有點特別了齁,其實看起來邏輯上它應該不是所謂的「不受國安法第9條的限制」,因為根本是兩回事,沒有上下受不受限制的問題,它也不是走上訴的途徑,聽起來也不是走再審跟非常上訴的途徑,是……就是很特別的一個途徑,這麼說好了,是完全For這種戒嚴時期的司法不義的情形所做的一個設計,那這當然就準司法權。

那這個差異很大,因為如果你走這條路的話,案件就是回到上訴程序,那就回到普通法院來做審查,案件……所有走司法程序來審查。那第二個就不一定是走司法程序,我本來有一點在疑慮說,這個特別救濟途徑的所謂特別委員會,會不會有侵害司法權核心的問題,不過剛剛松廷委員的解釋,我稍微能夠理解,如果我解讀錯誤的話。因為原來這些案件都軍法審判案件,不在你定義的那個狹義司法,所以它是可以……因為是對軍法審判的一個否定或是審視,所以它是可以用一個類似有準司法權的這種特別委員會更多元的組成,來把這個真相呈現,那功能的好壞可能不一樣,所以您是保留一個彈性,這兩個選項都應該被選擇、考量?是這樣嘛?我不知道我的解讀這樣算不算正確。

好,還有沒有委員要提出意見的?我們現在19分齁,12點半這個就把便當發下去,但是我們今天沒辦法讓各位很充裕地吃,因為我們要邊吃便當邊討論提案的那個具體內容。那如果沒有其他要討論的話,我們確實需要拍照了,因為……否則下次沒時間了。現在是不是請……現在停止討論齁,然後回來的時候就邊用餐就邊討論了。那請委員們移駕到中間的貴賓室,就是開記者會那個地方,然後我們拍個照,然後就回來。那今天那個……陳理事長跟葉執行長也可以留下來、也可以先離開,都沒問題。好,OK,我們現在請各位移動一下齁,到中間拍個照,馬上回來。現在那個便當可以放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