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所以,事實上那個,但是回歸我國的正常法制,肯認這件事情在解嚴之後應該是要上訴,這是一件重要的,即便還只剩下幾個零星個案。那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其實我也是讓,我是支持特別救濟的,就是說本來在解除戒嚴之後,其實上訴就應該是一個唯一的回歸正常法制的途徑,那在三十年後再來討論這個轉型正義的話,可能有很多案件真的會需要所謂的特別救濟途徑,尤其在案件當事人都已經不在的情況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