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在、卷證,這些都有一大問題,要用一般規格的司法救濟途徑,有些時候反而產生困難,因為時空的變遷,資料的保存不易等等,人事啦,很重要的是人事。

那個三元副廳長,剛您不在座的時候,松廷委員有提出一個提問啦齁,那您斟酌看是不是能夠回答,大底上現在提案委員,可能現在階段會採一個兩案並陳的,兩岸並陳是我的用語,就是說原來是用特別救濟途徑,不受國安法第9條的限制,現在可能是國安法第9條第2項不得上訴這個限制應該被取消或是修法,那如果採後者的話,就是回到剛剛文貞委員講的那個戒嚴法一開始不應該用國安法把它除外掉,就是這些案件反而不能上訴,應該是回到那個三十年前戒嚴法的那個本旨,但是回到以這個司法途徑來解決現在戒嚴時期的這些不當審判的情形,軍法齁,那松廷委員的意見是說,如果用得上訴,就改掉第9條,國安法第9條,變得上訴的話,因為上訴一定就回到司法體系來,法院來,就軍法已經沒有了,我們也沒有這個制度了,那司法院有沒有評估這一個案件量負擔跟工作負荷的一些問題?能不能承受?大概是這樣的意思吧齁,松廷委員?好,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