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剛剛講的應該是說,它是一個高度政治決定啦,所謂高度政治決定的意思應該是說,它不是一個司法機關可以做決定,它甚至於涉及到的是,譬如說到總統這樣子的一個權限,你要涉及到的問題不是單單只有一個司法程序裡面怎麼去做救濟的問題,所以我剛剛的說法應該是講說,它是一個比較高度的政治決定的問題。所以說,我們要對於過去戒嚴時期這些案件怎麼樣去處理,它的程序應該怎麼做?它的組織應該怎麼運作?司法院在這個部分是沒有一個特定的立場跟意見的。那並不表示說,將來假設立法通過的時候,那司法院當然要,必須要依照,就是說通過的法律來執行這樣子的一個事情啦,那只是說司法院在這個事情上會認為說,不是只有司法院自己本身院裡面能夠去決定,它涉及到的是一個比較高度政治決定的。所以在這個地方,我們的立場就比較不會說,像我上次在原民案件的報告上面,我們會非常清楚,就是說司法院應該怎麼樣去做,大概是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