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關於這個通緝犯解送問題,應該分兩種案件類型。如果是判決確定執行的,那我想這部分可以透過檢警聯繁的方式,我想這部分用視訊是沒問題;甚至如果說我台北的案件,以我辦案經驗的話,在台北的案件在台東被抓到,那我們通常是用囑託方式在台東就近執行,這個沒有問題。

就執行的通緝的部分,確定案件的,沒有問題;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在偵查中跟審理中的。我不曉得剛剛副召集人有沒有提到,如果這個案子就算它是不用……他說大部分都是交保,我想也未必啦!如果說是比較重刑的那個毒品的案件的話,那這些我們之前才通過一個釋字737,如果說是要聲請羈押的話,你還要調卷,那還要給律師看耶!那這個沒有卷的話,卷在原來……如果是在台北的話,我在台東被抓到的話,那你在台東怎麼去開庭決定?沒有卷嘛!雙方都沒有卷的情況之下,我怎麼去處理這個要不要閱卷、要不要羈押這件事情?我想台東也很為難啦!那我想這部分的話,能不能留待……因為這部分我們那個台高檢有在研議說,對通緝犯解送的問題有做一個比較徹底的研究啦!那是不是適合在國是會議裡面,對這個執行面的問題來提出通盤性的解決,我想這部分的話,我想是不是可以留待讓高檢署來處理就是檢警之間聯繫的問題?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