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覺得這個案、這個事情確實是有點兩難。可是我站在我律師的立場,我確實認為大部分的案子都是飭回或很輕就交保,因為確實有非常多……因為這也跟我剛剛前面講的有關,就是送達,我們很多收不到是事實,所以收不到就會被通緝,因為在院檢的立場,我不得不通緝,但是不得不通緝只是強迫他到案的一個手法,而不是要達到保全的必要,這是兩件不一樣的概念。所以我覺得,如果就是說維持這個現制,確實不只是對警察負擔很重,是對這個受傳喚人也很不利。我到外地去工作,所以我家裡面收不到通知,這是非常常見的事情,然後我到外地,我就是因為沒收到通知,我必須被解到台北來,其實那個解,不是警察很累,那個嫌疑人、通知人也很累。

所以我覺得我們至少要要求說,比如說是不是在……比如說三年以下輕罪就可以用視訊或怎麼樣,就是說這些人逃亡機率很低,也不高,至少要做這個檢討,不能說啊!大家來協調,協調對院檢來講,為了責任清楚,因為確實十個案件、二十個案件有一件要羈押可能性是會有,那我當然要看到本人,然後我要看卷等等,這也是事實,可是如果這樣談就沒有結果,因為對那其他十九個人就是很倒楣,從屏東、從澎湖、從金門再押回台北來,警察累個半死、老百姓累個半死,然後最後說好你可以回去了,這就折騰大家。那我了解那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可是不能沒有決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