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我同樣地,就是說,我覺得陳檢察長我也非常佩服,很多時候也是知無不言,然後很勇於發言,然後就自己的認知來做發言。可是那套一句您剛才講的話,玫瑰不會因為它不叫玫瑰就不漂亮了,那今天就是說,檢警之間的關係,如果我有其他的、更上位的,我覺得這更基本的法令,去處理這個關係,而讓檢警關係也可以很好的話,他的檢警關係其實是還在那邊的,不會拘泥於所謂的調度司法警察條例。這前面先回應一下陳檢察官。

然後我想針對這個議題,我有一些意見,跟各位委員們做分享。第一個,我想講的就是說,我們這次的司改有一個很大的特色,就是把整個刑事司法體系整合起來。而所謂的刑事司法體系它其實是分為三個部分的,也就是在犯罪最前端的警察,就Policing,第二個是院檢,第三個是後端的矯治,那把這三個連起來,我們稱它叫做Criminal Justice System。那這次我覺得很好的就是,它不是集中在院檢而已,而讓所有人都能夠參與。那這是第一點我想表達的。

第二點我想說的是,警察是在司法長河的最上游,他的作為深刻影響到司法體系的運作。而各位可以看得出來,剛才我還沒講,召集人已經先講了,那近來民調都顯示,在所有刑事司法體系裡面,警察的這個滿意度是最高的。那可見就是說,我們這些學者們這二十年、三十年帶進來一些所謂社區警政、服務導向的概念,我想對這個數據是有提升作用的。可是我覺得比較可惜的是,警察實務部門,在這次的司法改革會議當中沒有人參與,我覺得這個比較可惜。這是第一點我想提出來的一點。

第二點我要說的就是說,因為我們知道它的重要,所以在第一次開會議的時候,各位還記得,周愫嫻委員她就提了,她覺得警政革新是非常重要的。那我也附議,所以我們才有……也要感謝各位委員的同意,也讓警政署跟刑事局在這一次的司法國是會議當中,透過偵查管理跟犯罪預防的管理,能夠參與到這次……前面因為警政沒有實務單位代表,而能夠透過這種方式來參與的這個……我覺得這個彌補很好,這個地方要特別感謝各位委員。

那第三點我想講的,針對這個案,我想,站在刑事司法體系第一線的工作同仁,明昭,就是我們副局長,他特別把一些基層的心聲表達出來,無非是希望能夠在權責部分能夠更加地相符,而跟檢警關係上面的能更加地順暢。然後如果說他們在乎的這個調度能夠透過那種單位之間平行協調,而不是調動指揮的關係的話,我想對於警察人員的感情跟警察人員的士氣,能夠有所提升,而對於檢警關係又不會有影響。然後讓這個調度司法警察條例能夠回歸到透過司法院會同行政院,也就是說,去修改我們的法院組織法76條,或是刑事訴訟法增訂231條之2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的話,我覺得對警察人員的感情、對警察人員的士氣能夠提升,而對檢警關係也能夠更加地順暢運作,我覺得我們大家是不是比較能夠抱著樂觀其成的態度,來進行我們這次司改會議的這個提案?以上是我個人的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