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黃委員已經離席,所以我幫他……我們一起說明好了,我們今天有兩個提案,其實都跟警察教育,還有警察的這個執法品質,以及他受到人民質疑的一些議題,以及警察本身造成的公傷阿,或者是說訴訟有密切的關係。那提案的第一點,大家可以參考一下書面意見,第一個就是說,我們覺得這個台灣進入民主社會之後,警察常常面臨很多的挑戰,因為我們警察的訓練是在過去,還不是進入民主時代裡面形成的一個教育體制,比較傾向於這個軍事化的教育,其實不太符合現在人民的期待。

也以致於常常有一些陳抗事件的時候或社會事件,或執法的時候,受到民眾的質疑,其實警察本身自己的負擔也很重,所以呢我們會建議說,台灣目前的警察教育上,其實跟社會的期待呢是差異太大,譬如說他們是一個很嚴重的科層制度,上命下從,而且他是一個非常封閉的一個系統,那長官的需求常常高過於其他法令的這個要求喔。所以但是依循法律這件事情,其實是民眾共同對警察的一個期待,所以我覺得他的問題可能是出現在這個警察教育跟訓練上面,可能跟現在的社會的期待是脫節的。

所以我們第一個那個提案是說,警察的教育呢未來應該要開放,然後邀請一些外部專家,包含教育的專家來參與,逐漸的去改變他這個目前比較傾向於軍事化的教育。那另外一個長期的那個工作呢,是警大、警專應該逐漸轉型為一個警察訓練機構,考訓用合一,因為目前警大、警專他們重要的一個任務,學生進去重要的任務就是在通過特考,所以以考試為導向的時候,其實他們訓練是跟社會的期待、跟他真正要工作的那個內容是脫節的。這個也是一個建議。

我們第二個提案一併說明,就是為什麼警察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裡外不是人,外界的期待對他們有很多的批評,他們自己也快要垮掉了,是因為我們警察常常是為了追求績效,這種績效是一個長期不科學、不合理的績效制度,導致這樣子的結果。雖然常常會採取一些灰色地帶的執法行為,或者是說變成一個過勞的狀態,那這樣子的情況之下,我覺得它的根本問題在於績效的制度要重新評估。那大家可以參考我們的書面意見,我們提出一些比較具體說……怎麼樣去改善這個績效制度。

那第一個就是說,目前這個績效制度呢應該要科學化,而且要……可能要依照數據來檢討,然後它應該跟人事升遷去脫鉤。那第二個呢有關這個新的績效制度,應該納入一些勞動條件,程序正義的相關指標,包含它的公傷、工時、過勞等等這些問題都應該納入。那第三個呢就是……怎麼樣來監督這個績效制度讓它能夠走上軌道?除了納入這個基層的意見之外,還應該……也許可以建立一個警察工會,跟內部的吹哨制度,來改善警察的這個內部文化。那簡單說明到這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