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章委員的意見就是對一個定一個議案,可能要在有個具體的一個的做法,因為如果沒有具體的作法,他就叫宣示而已。那這樣子我只要說我今天有這麼做就好了,所以就是說他是要具體化成什麼樣,舉例來講,舉例譬如說對於推動一個教育訓練的改革的方案。或者是什麼方案,行動方案。研究及行動方案之類的。就是說因為我們在其他行政部門也一直擔任委員,就是說只要你如果是這樣就沒辦法列管。那當然我覺得國是會議的一個建議案之後。以我自己的作法。當然大家不管外界怎麼去質疑這個目前的國是會議的定位,對我來講我一定會進入到我的國會遊說嘛。就是我如果我認為我有法案需要修正。我除了在這裡頭跟民間跟各委員一起合作之外,當然我們也會做一些遊說,國會遊說的工作。好那就是我回頭提這件事,所以他如果不夠具體化的話,他就會變成很宣示性的。所以有沒有可能說把它改成什麼樣更具體就是可能看周委員,有沒有想法就是說提出一個研究及行動方案的類似這樣的一個具體可能性。那第二個對於是不是轉型為這個警察跟訓練機構。我其實也蠻附議章委員的意見。就是舉例來講,其實在以前在行政院人權委員會的時候,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把他這樣子併,不是針對這個議題而譬如說今,以鑑識機構化這件事來講。我們就發現當你集合在同一個地方的時候,你會失去了很多可能更多元的思考,跟更多元的監督。我認為是把它像章委員所提的,我覺得是一個可以思考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