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再表示一下意見啦,因為剛剛王委員提到那個我大概有一些不同的思考,因為我們剛剛王委員提到的那個是說,有關在治安上、在警政署它可能有不同的治安政策的時候,它必須要去做的一些專案的問題。那那個至不至於說、我不知道因為這部分因為不是我的專業,所以不知道這個部分是跟他們績效、跟警察的績效是不是有關啦。那有時候它的確是針對有一些需要的時候、專案的時候它去做一個專案上的一個執行。那可是實質上它專案上執行其實它會有一些這個治安上會有一些改善啦,在某一方面類型有一些改善。那我們就我們來講,我想檢察官也是、法官也是,我們感受最深的就是在春安演習,就春安演習的時候。那那時候可能檢察官也會大量收案,我們法官也是大量的在接受檢察官那邊的收的案,因為我個人也曾經有過,因為在春安演習的時候,我值班是從、因為要檢察官那邊很多申請、申請羈押或申請強制處分,或申請那個毒品的觀察勒戒,大概是從白天就處理到第二天早上,那我感覺檢察官辛苦了,一夜沒睡。這個部份,那它是不是有它必要性?因為站在我法官專業我不敢說這個部分是沒有它的必要性,所以這個是不是一定的連結我不太清楚。那因為就周委員其實剛剛提過了,其實提案本身、當然績效本身覺得須檢討我覺得大家都同意啦,如果和檢討提的四點裡面,如果是檢討其實我沒有太大意見。只是說第四點的部分,第四點的部分——成立警察工會吹哨制度,那這個部分是不是有涉及到這個比較大政策的方面,這個部分可能要警政署那邊才、沒有說明。這個就第四點其實我個人可能也不敢做任何的決定啦,謝謝。